封闭式双层幕墙

封闭式双层幕墙

最先进的幕墙系统 - 最佳性能

 

建筑的能源可持续性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建筑立面与室内空气调节设备在工程技术方面的相互作用。通过一种“智能”的建筑立面——封闭式双层幕墙真正地解决了所有关于物理、能源和日光技术方面的问题,从而达到了可持续的未来规划目标。

封闭式双层幕墙的原始形态是一个完全封闭的双层结构,包含内置三层玻璃和外置单层玻璃。虽然自然的开窗通风通常不在其设计内,但它随时都可以跟自然的开窗通风相结合。

遮阳装置提高能源效率

遮阳装置位于密封的双层幕墙夹层空间内,因此绝对不会因为天气状况或空气污染而影响装置效率。

不仅在遮阳装置的能效方面,而且在其它所有的能源利用及技术使用方面,封闭式双层玻璃幕墙都结合了普通的通风双层玻璃幕墙跟单层玻璃幕墙的优点。

瑞士巴塞尔的最高大厦

未来瑞士巴塞尔的最高大厦高 178 米,为罗氏制药公司 F. Hoffmann-La Roche,由建筑事务所 Herzog & de Meuron 使用封闭式双层幕墙来设计与规划的。它的设计是基于最新的能源和可持续性的标准。首次通过产品中立性,该设计充分利用全部能源的和物理的潜能,在经济和费用方面具有重要意义。

 

玻璃选择上的有限潜力

建筑立面的建筑材料及其隔热值,目前只能进行局部地改进。由于尚未出现“轰动性的”新的经济型建筑材料,因此建筑立面无法在短期或中期内出现重大突破。对于在大多数办公和商业建筑中出于美观和建筑设计的考虑优先被使用的玻璃而言更是如此。玻璃的广泛使用,使其在隔热性方面的要求大大提高,因此近年来保温玻璃技术的发展很巨大。 Ug 值为 0.6 至 0.7W/m2K 的三层隔热玻璃在今天是可预期的标准。 Ug 值达到 0.1 至 0.3 W/m2K 的真空玻璃至今还未被大量生产。与三层玻璃相比,玻璃U值的改进极为有限,且生产和责任风险还未被消除——在玻璃间隔条和边缘密封方面还存在问题。如果在密封边缘存在丝毫的缝隙,该玻璃实际上也就毫无价值。因此对于封闭式双层幕墙的内置玻璃选择的决定几乎是合乎逻辑的。我们选择一种带有遮阳镀膜的三层玻璃,其结果保证了 Ug 值为 0.6 W/m2K。

更纤细的幕墙型材

通过取消可开启的窗扇以及相应的双层型材,使得双面只容纳固定玻璃的幕墙型材显得更加纤细,并且出于光学效应只看到外表的玻璃面积,这在美观上造成了一个巨大的视觉改善。此外,与普通的双层幕墙相比,更大的玻璃尺寸变为可能。建筑师钟爱在办公建筑每两个轴上架设一块宽玻璃,这在技术上也是毫无问题的。

明显减少的清洁费用

相对于单层幕墙而言,普通双层幕墙的主要缺点是:必须要清洁双倍多的玻璃面积。根据建筑物的位置每年需进行两到三次清洁。封闭式双层幕墙则不同,该幕墙的夹层空间不能被打开,只需清洁幕墙的内侧跟外侧(如同单层幕墙)。其它更好的优点是:遮阳装置,例如遮阳百叶帘带有很多细长的浅色调的铝制百叶,同样不必清洁。基于一座建筑物25 年的寿命,根据建筑物的大小,可以推算出七位数欧元的费用节约。封闭式双层幕墙也特别适用于空气污染较高的,每年需要超过两到三次清洁的国家或城市。

免维护的腔空间

技术模型测试系列的任务之一是保证免维护的幕墙夹层空间及其腔内安装的部件。从而,使得腔内幕墙的密封处在极端情况下能够承受高达 85 °C 的温度。同样条件下,遮阳装置也必须能够正常地履行功能。 20000 次日光控制装置的开关,造成的材料磨损同样不允许出现。对此成功地进行了所有长期测试。幕墙夹层空间内的唯一的维护件,也就是遮阳系统的发动机,也被从腔中取出,安装在与之相邻的天花板中。